约翰·拉贝去世70周年:在柏林留念“南京好人”

7 1月 by admin

约翰·拉贝去世70周年:在柏林留念“南京好人”

约翰·拉贝去世70周年:在柏林留念“南京好人”
中新社柏林1月6日电 题:在柏林留念“南京好人”  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 1月5日,约翰·拉贝逝世70周年。  这天下午,一群德国人和我国人自发地来到坐落柏林西郊的拉贝墓园,留念这位二战期间拯救了25万我国人道命的“南京好人”。  黑白色石碑上雕刻着拉贝的头像,下面写着“约翰·H·D·拉贝,1882年11月23日-1950年1月5日”。石碑前方的留念碑上用中德两国文字刻着“感恩——永久铭记拉贝先生的世界人道主义善举!我国南京”。  人们用清水为石碑洗去尘土,献上鲜花,站立默哀。图为人们用清水洗去拉贝石碑上的尘土。 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 “咱们从小就知道拉贝,也很感谢他。”家在南京的柏林自在大学前史学博士生居政骥今日特地来祭拜拉贝。他告知中新社记者,在我国人民遭受劫难时,拉贝作为一个外国人勇敢地出手相救,“这种人道的巨大值得永久留念”。  曾参演电影《拉贝日记》的旅德华人艺人方宇也参加了留念活动。他标明,直到拉贝逝世70年后的今日,世界仍未完全离别烽火和硝烟,“这更标明拉贝所做的作业关于全人类都有着重要的含义”。图为人们在拉贝新居前献花。 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 “拉贝在南京大屠杀期间设法维护了大批我国人,给德中两国关系开展带来了十分深远的影响。”特地前来祭拜拉贝的德国前驻华大使埃尔文·魏克德之子沃尔夫拉姆·魏克特标明,拉贝关于两国而言都是一位重要人物,但惋惜的是,由于曾时间短参加纳粹党,拉贝晚境苍凉,在啼饥号寒中离世。  近年来,德国境内对拉贝的留念开端增多。2019年7月3日,来自我国江苏的原创歌剧《拉贝日记》在柏林国家歌剧院举办欧洲首演,约翰·拉贝之孙托马斯·拉贝和部分当年世界安全区世界友人的子孙应邀观看了表演。  “祖父战后来到柏林,而且于1950年在这儿由于中风逝世,在这儿他度过了人生最困难贫穷的韶光。这部剧能够来到德国、来到柏林,我十分激动。”托马斯·拉贝说,表演所出现的前史,是我国特别漆黑的时间,对德国人来说也是值得回忆的前史。图为德国前驻华大使埃尔文·魏克德之子沃尔夫拉姆·魏克特(右)向拉贝墓献花。 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 “现在拉贝在德国取得更多的重视,而且在逝世70周年忌日这天得到这样的留念,是一件十分好的作业。”沃尔夫拉姆·魏克特说。  脱离墓园,留念者移步拉贝在人生的最终年月里寓居的柏林西门子城哈里斯路3号新居。新居门前的留念铭牌最初便是四个大字“南京好人”:“1937年7月7日,抗日战争迸发。11月,日军对国民政府首都南京建议进攻……11月22日,南京城内留守的世界友人决议建立南京安全区世界委员会,推选约翰·拉贝先生为主席。南京安全区世界委员会维护了约25万人的生命。”图为供职于拉贝生前作业的西门子公司的托马斯·旺格勒以个人名义前来祭拜。 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 现在,由西门子公司赠送的中、英、德三国文字留念铭牌,分别被放置在南京、柏林和拉贝出生地汉堡。  “即便在逝世70年后,关于约翰·拉贝所做的作业而言,其影响仍在连续。他所建立的典范仍在鼓励当代人。”德国驻上海前总领事芮悟峰当天在书面致辞中标明。  脱离拉贝新居前,当天活动的召集人之一埃贡·许勒将一张卡片放在人们敬献的鲜花前。  卡片上写着“前史是写给未来的教科书”。(完) 【修改:翟璐】